我军功勋犬去世 边防军人用最高礼节向其致敬(图)

2017-10-12 11:05 图文天下网
我军功勋犬去世 边防军人用最高礼节向其致敬(图) 图1

  原标题:“功勋犬”去世 这群军人用最高礼节向其致敬

  10月8日中午12时30分,广东边防五支队四中队举行了一场简单而庄严地告别会,向因病离世的退役警犬尔坤,致以军人最崇高的礼节。

  生在警营、长在警营的尔坤,2007年,结束在黑龙江边防总队哈尔滨警犬训练基地的培训,跟随时任训导员来到广东边防五支队,这一呆就是十年。

  训导员的默契伙伴

我军功勋犬去世 边防军人用最高礼节向其致敬(图) 图2

  去年9月,上一任训导员退伍,潘健怡经过短暂的交接培训成为尔坤的新一任训导员,此时的尔坤已经临近退役。“与其说我是它的训导员,不如说它是我的老班长,坐卧、随行、追踪、扑咬,这些基础的日常训练,即使作为新手的我指挥动作不标准,它也能立刻领会我的意图,标准地完成各个指令动作。”尽管相处的时间并不长,潘健怡对尔坤的感情很深,一年来,他与尔坤互相配合、互相成长。“尔坤是一只特别优秀的警犬,能与它搭档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10岁的尔坤相当于人类年龄的80岁,体力和反应能力已经不能适应警犬岗位要求,年初退役后,留在部队继续由潘健怡抚养照料,安度晚年。

我军功勋犬去世 边防军人用最高礼节向其致敬(图) 图3

  9月秋老虎来袭,尔坤连续几天食欲不振,经过医院检查,是由于长期承担高负荷的工作任务,出现心力衰竭的症状。

  医院当场发出病危通知,手术只有一半的几率存活。“救不救?”“救!”潘健怡和战友们决定搏一把。

  经过近4个小时的手术和一星期的观察疗养,尔坤奇迹般的恢复了。从医院回来后,潘健怡特地从网上买了可以制冷的电扇装到犬房,每天陪着尔坤散步。尔坤也常常衔起最爱的橡胶球,蹭蹭潘健怡的裤腿,与他玩抛接球,

  重大行动中的“功勋犬”

我军功勋犬去世 边防军人用最高礼节向其致敬(图) 图4

  服役期间,尔坤参与多次重大行动,立下赫赫战功。

  2010年广州亚运安保是尔坤参与的第一项大型安保任务,连续100天不间断的对亚运、亚残会竞赛场馆进行搜毒、搜爆,查获了管制刀具、易燃易爆危险品等100余件次。由于在亚运会期间优异表现,时任训导员荣立个人三等功,尔坤从此也有了“功勋犬”这个美称。自此,尔坤就成为执行各项重大任务的首选,在澳门回归十五周年、深圳大运会、珠海国际航展、澳门国际烟火节等重大安保任务承担搜爆任务,在汕尾雷霆扫毒、茂名省际卡口执勤等缉毒行动中也发挥了重大作用。

  最高礼节致敬“无言”战友

我军功勋犬去世 边防军人用最高礼节向其致敬(图) 图5

  谁也不曾想到,尔坤走得这么突然。

  10月8日中午,潘健怡像往常一样吃完午饭,打好水和犬粮准备去犬房。但尔坤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走到犬房门口,来回踱步迎接他。感觉异样的潘健怡立刻冲进犬房,发现尔坤已经瘫倒在地上,没了气息。

  “走得很安详,但是就是突然地让人难以接受。”潘健怡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眼泪刷地流下来。“考虑到它在身体康复期需要控制饮食,伤口还没完全愈合,都没能给它好好地吃一顿最爱的牛肉,洗一次澡,这个遗憾永远也完不成了”

我军功勋犬去世 边防军人用最高礼节向其致敬(图) 图6

  尔坤走了,一声急促的哨音叫醒了正在午休的中队官兵们。和煦的阳光驱散不了因尔坤离开而带来的悲伤气氛,全体官兵列队,用军人的最高礼节致敬一名为边防事业奉献终身的“无言”战友。端端正正的军礼,比任何言语更能表达对这位特殊的“老班长”的敬重与爱护。

  在请示上级批准后,尔坤被安葬在部队的后山,与其它因公牺牲或衰老死亡的“无言”战友一道,继续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安宁。现在,潘健怡还是会时常回到犬房,轻抚尔坤生前的装具,就像平时轻抚尔坤那样温柔,现在,他已经接管新的警犬,但尔坤依然是他心中忠诚的战友、伙伴和老师。

  在我军历史上,曾列编过大量的军马、军犬、军鸽,这些不说话的战友与官兵一样,衷心、机智、勇敢、不畏艰险、不怕牺牲,承担各种人类难以完成的任务,立下不少赫赫战功。

我军功勋犬去世 边防军人用最高礼节向其致敬(图) 图7